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潮流服饰    >    时尚圈

“我们可以成为引导积极改变的使者”:生态学家Suzanne Simard聊起《树木的隐秘生活》教会了我们有关气候危机的哪些知识

作者:Emily Chan 编辑:yijie.zhang 时间:2021年4月28日
内容来源:VOGUE时尚网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图片库   

文章导读

在 Suzanne Simard 教授的新书《Finding The Mother Tree》发布前夕,我们和她进行了一场对谈,了解树木是怎样通过庞大繁复的地下网络彼此沟通的——以及为什么这种协作和连接如此重要


Suzanne Simard在加拿大卑诗省广袤的森林中长大,对树木有着与生俱来的理解力。但是,20 世纪 80 年代早期,当她以一名毕业生的身份从事林业工作时,她开始质疑:为什么大片原生林被砍伐以后,用来替代的新种植林场却难以存活呢?因此,她开始探索地下,挖掘答案。

Simard 如今是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森林生态学教授,她终于发现了一种名为“菌根”的广袤地下真菌网络,这种网络将树木彼此连接,让树木得以共享水、氮和碳等资源,还能彼此分享健康程度、营养等级和压力级别。位于这张绵延不绝的网络中心的,就是“母树”,母树是古老的树木,帮助森林的维养和再生,帮助自己的后代存活。  

自从有了这一惊人发现,Simard 的工作——强调树木间存在的合作而非竞争——就吸引了大众的想象力,成为了詹姆斯·卡梅隆 (James Cameron) 2009 年电影《阿凡达》“灵魂树”的灵感来源,也是 Richard Powers 普利策获奖小说《The Overstory》(WW 诺顿公司出版,2018 年)中主角 Patricia Westerford 的灵感来源。  

在她的新书《Finding The Mother Tree: Uncovering the Widsom and  Intelligence of the Forest》(企鹅出版集团  Allen Lane,2021 年)上架之前,我们与  Simard 进行了一场访谈,聊及了树木的秘密生活,聊到了在气候危机问题上,我们能汲取哪些教训,以及我们每一个人能如何己所能及地保护森林资源。

在卑诗省长大是种怎样的体验?[A2] 

“我的游乐场就是森林,所以我猜我对树木的爱在生命伊始就渗透已深了。我有自己最喜欢的一些树,我会想去攀爬它们;我们也会在森林里搭建堡垒。你不会真正觉察原来树木是你忠实的伙伴,直到自己有一天离开了它们。

“从那时起,我就眼看着从小长大的原生林卑诗省变成了伐光林卑诗省——目睹这一切发生着实令我心碎。当树木都消逝后,你终会发现自己有多热爱它们,多需要它们。”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树木们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生活呢?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项研究脱胎于我在森林中度过的一生,所以,最终我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这些疑问。后来我从事林业,亲眼看到我们管理的简单种植园出现问题,它们和我从小成长的森林截然不同——这些种植的森林不像原始林那样复杂又健康——直到那时,我才真的开始认真思考,这一切的表面之下到底暗藏着什么。

“树木就算不能存活数千年,那根据它们的树种不同,也都能活上好几十年,所以,它们会肩并肩,一起生存很久很久。我觉得,如果认为它们彼此之间不会沟通,那还挺荒谬的。当时的主流观点是树木只会彼此抢夺水分、光照和养分,所以,我第一个调查的内容就是:‘如果它们会共享水分和营养呢?’”

在您看来,为什么您的发现会引发如此缤纷的大众想象力呢?

“这让人非常心满意足,有饶有趣味。90 年代和 21 世纪初的时候,我刚开始做出这些发现的时候,我还没想过这么多。当时我其实是做好了认输放弃的准备,因为学术界和林业界都给了我相当多的负面反馈。但是,当公众开始理解它的时候,人们开始确实地接纳了这个观点,因为他们知道,这也是我们人类的一部分。如果没有集体,人类便什么也不是;我们无法靠个体独立存活——我们是社会性生物。当你把森林看作是社会性生物,就很容易理解了;每个人都能看明白。”  

您觉得我们可以从树木那儿汲取什么教训呢?尤其是关于气候危机方面的问题?

“其中一个教训就是,我们的看法要有所改变:生态系统是如何工作的,我们又要如何与生态系统相互作用。竞争和适者生存的想法已经转变为人类对自然的统治。但这是不对的——我从来都知道,我们只从属于生态系统,因为我就是这样长大的。我们要把自己视作这些生态系统的一份子;我们有责任抚育生态系统,在这个过程中也有我们自己的角色;我们可以成为正向改变的推动者,而不是破坏毁灭的发起者。  

“另一个教训是,就气候变化而言,这些古老的树木和原始森林是巨大的碳库。它们还是生物多样性的来源——这两件事情是相辅相成的:生态系统越多产,储藏的碳就越多,生物多样性也就越丰富。所以,保护这些树木和森林极为重要。”

我们大家如何力所能及地保护森林?

“与森林重新建立联系,就能帮助我们每一个个体更进一步地了解森林。森林是我们的生命支撑系统——没有森林,也就不会再有人类。我认为,如果人们能更深刻地理解这一点,我们就能更好地保护森林。比如,你可以在投票时做出选择,也可以给那些保护森林的自然保护组织提供支持。  

“让自己接受教育是很重要的,比如十亿种树计划这个想法就很好;树木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们也要明智地思考如何行动;我们得了解我们身处的生态系统,否则,我们可能种了一堆树,但无一存活,那意义又何在呢?另一件事就是,我认为大家总是想找寻高招妙招,速效对策。十亿种树计划这个想法不差,但它不能替代保护原始林这件事情。”

面对我们的森林,更广泛一点来说——是我们这颗地球所面临的挑战,您是否曾感到不知所措或悲伤?  

“确实不知所措。记得那是  90 年代初,卑诗省遭受了山松甲虫的侵害,这是气候变化和我们对森林的态度而招致的后果。山松甲虫啃光了 1800 万公顷的森林,这个面积相当于瑞典全国的森林面积了。枯木海洋仍历历在目,直面这种死亡带给我的悲痛至今仍刻骨铭心。后来,山火起来了。而山火,现在仍旧(在摧毁我们的森林)——太让人痛心了。

“但是,你不能沉湎于悲痛之中。当我开始研究生态系统的运转时,当我明白了它们能怎样再生时——它们能不断演变,不断修复——我开始想,我们其实可以帮助生态系统复原,比如说拯救古老的母树。发现这一点后,我感觉好多了。  

“我认为,地球上的人类正在经历气候变化带来的某种程度的悲伤,那么,人们要如何应对解决呢?在我看来,最好的方式就是成为改变的推动者,亲自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将本文分享到

你可能还会喜欢

更多相关网站内容

关注官方微信
VOGUE VIP专享
开启互动之旅

将文章:“我们可以成为引导积极改变的使者”:生态学家Suzanne Simard聊起《树木的隐秘生活》教会了我们有关气候危机的哪些知识
喜欢到个人空间我的喜欢中。

喜欢理由:

喜欢成功

经验: +2 , 金币 +2

您的喜欢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欢列表,
请点击"个人空间" "喜欢"

已经喜欢

 

您的喜欢已完成,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欢列表,
请点击"个人空间"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