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小学|初中|高中|益阳哪所小学最好|益阳哪所中学最好|小学寄宿|益阳有哪些寄宿制小学 >> 欢迎访问— Copyright By www.yygpzx.com

特别家庭 桃李天下不离校园

[日期:2008-9-8 23:37:49] [字体: ]
特权变“监管”小学天天遭妈妈严督偏不爱数学中学成为爸爸失败教例天生有“匠工”毕业就走上大学讲台———

  我的家是普通的三口之家,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我家三个人都是当老师的。论年龄,我妈最大,我爸比我妈小两岁,我当然是最小的;而论学生,我教的是大学生,我爸爸教的是中学生,我妈妈教的是小学生,这正好跟年龄成反比。在这个教师节即将到来的日子,我就来讲一讲我家的故事。

  “家长会”一天一开优越感荡然无存

  我的童年时代有很多玩伴,他们都是我妈的学生。那时候,我们全家住在妈妈工作的小学校里。

  到了上学的年纪,我自然而然就成了这所学校的小学生。身为“教师子弟”,我总自以为是地有着一种优越感,仿佛走到哪里都有“特权”似的。

  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我的优越感演变成了劣势———我妈对我的要求格外高,而我又时时刻刻在她的监控之下。小学一年级时,老师让我们在数学本上抄写数字,我写得横七竖八歪歪扭扭,被我妈发现后,她就买来两个新的数学本,让我一遍又一遍地重抄。

  那段时间简直就是我的噩梦。每天一放学,我眼泪汪汪地坐到屋檐下,练习那几个枯燥的阿拉伯数字。别的同学都已经学到“5”了,我还在可怜巴巴地抄着“3”。我一边抄一边恨恨地想,为什么我的妈妈是一个老师呢?

  现在我妈退休了,很多亲戚还会把小孩送到我妈这里请她“管教”。看到她给孩子们“立规矩”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小时候被罚抄写的情景。

  只要我在学校里犯点什么错,老师总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我妈。对别的同学来说,家长会是一学期开一次,可是对我来说,家长会变成了一天一次。

  父亲桃李天下我却成为失败案例

  我爸1946年出生在上海一个工人家庭,家里共有兄弟姐妹七个,我爸排行老二。七个孩子中,只有他考上了赫赫有名的复旦大学,成了家里惟一的“知识分子”。我爸是奶奶的骄傲。我奶奶还经常会跟我说:“你如果能像你爸那样用功就好了!”

  我爸工作那年,文化大革命刚开始,他被分配到杭州郊区的一所中学当老师。在杭州,他结识了我妈妈。

  我爸的单位离家很远,坐公共汽车单程要花近两个小时。在小时候,我对爸爸的印象是很模糊的,因为他每天天不亮就出门,晚上很晚才能回到家。

  每年只有到了期末考试考完,临近放假的那几天,我才有机会去我爸工作的地方玩。那是一所坐落在山坡上的中学,学生来自杭州郊区的各个角落。

  我爸在杭州郊区教了十多年书,带了好几届学生。最辉煌的业绩是,他当班主任的那个班级,所有的学生全都考上了大学。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可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直到今天,我爸当年的那些学生,还会经常举行同学会,我也常常被邀请参加。他们一看到我就会感慨时光飞逝———他们最早见到我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不点儿;而今天我的模样,又活脱脱是我父亲年轻时的翻版。

  后来我爸当了那所学校的教导主任。我小学毕业那年,为了给我创造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我爸不惜辞去主任的职位,费了很大的周折,调进了市区的另一所重点中学。刚刚脱离了母亲管束的我,就这样又进入了父亲的“势力范围”。

  我爸是教数学的,可在我的各门功课中,偏偏是数学最差。我还抗拒我爸对我的课外辅导。到了高二分文理科时,我赌气似的选择了文科,这让我爸伤心不已。他认为,作为老师,他最失败的学生就是自己的儿子。

  从小就爱出考卷教书匠“匠工”天成

  我的大学则是在我自己工作的学校读的———从小到大,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学校这个世界。

  小时候,我的一大乐趣就是给别人出“考卷”。家里有蜡纸、钢板和刻笔,我就模仿爸妈的样子在蜡纸上出“考题”。我最喜欢地理,所以经常出一些诸如“渭河平原、汾河平原和成都平原,哪一个面积最大”之类的问题;而我最讨厌数学,就恶作剧似的想出几道永远也无法整除的算术题。在蜡纸上刻好后,请学校油印室的大伯帮我印上几份,然后分给大人们,要求在规定时间里答完,搞得他们头痛不已。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读大二那年,我的教授得知我来自一个“教师家庭”,便向我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是否愿意毕业后留在学校工作?那一年,我的老教授已经快60岁了,他很希望自己多年辛苦经营起来的专业能够后继有人。在那之前,我还从来没认真考虑过自己今后的发展方向,而从那以后,我的大学时代便进入了一条既定的轨道。

  老教授常说,当教书匠,就要有一套教书匠的“匠工”。让我自己颇感得意的是,我的“匠工”仿佛是与生俱来的。2000年,我被派去沈阳实习,第一次走上讲台,面对台下50多名年龄几乎跟我一样大的“学生”,我一点都没有感到紧张。直到今天,我的很多朋友仍不能想象,我在讲台上面对学生的时候,会是怎样一副“充满威慑力”的样子。

  当老师这几年,读研究生、出国进修、被校外企业拉去做兼职,身边总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诱惑。那段时间,我一直被困扰着:一个23岁的人,如果从来没有离开过校园,是不是就意味着始终不会长大?

  前几天,我在沈阳教过的一位女生打来电话,告诉我她已经结婚生子。我很感动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居然还留着我的手机号码。真是光阴荏苒,我教的第一批学生如今都已毕业整整一年了。现在,我的心态渐渐趋于平和,对于教师这份工作,我也已经越来越“入戏”了。
阅读:5117次  

复制 】 【 打印
没有相关文章
声明:本站所有内容版权都归我校所有,未经我校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严禁抄袭或引用!

 字数:≤255
点评:
邮箱: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