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洋垃圾”触目惊心

  外表亮丽、功能强大的电脑,从环保角度看来实际上是一堆剧毒品的结合。电脑的主要部件是金属、玻璃和塑料。专家指出,制造一台个人电脑需要700多种化学原料,而这些原料一半以上对人体有害。比如一台15英寸电脑显示器含有约3公斤铅,还有锡焊料镉、水银、六元铬、聚氯乙烯塑料和溴化阻燃剂等有害物质。目前,全球5亿台电脑中,共含有28.7亿公斤塑料,7.2亿公斤铅和28.7万公斤水银。如果这些“电子垃圾”被掩埋在土壤中不做任何处理,渗透出来的有害物质就会对土壤造成严重的污染;而假如对这些垃圾进行焚烧,则会释放大量的有害气体,对空气造成污染,最终形成酸雨。

  将废弃电脑送到电脑回收中心是另一种选择。回收的第一步是整机或部件的再利用;第二步是不可用部件的分拆,塑料、金属、玻璃分门别类;最后是熔炼。废弃电脑的废料80%是废塑料和废金属。美国能再处理电脑专用塑料的回收中心不多,能再处理电脑显示器的专业公司只有3家,能处理印刷电路板上金属的厂家也屈指可数。而且这些专业公司由于成本高昂,利润微薄,大多没有扩展规模的积极性。目前,美国1吨有毒废物的处理费高达400美元以上,比上世纪七十年代上涨了16倍。而在一些发展中国家,因环境标准低,危险废物的处理费仅为美国的十分之一。这种差价使一些垃圾商为从中牟利,把大批有害废物越境转移到发展中国家来。据预计,2002年美国将有约1275万台电脑报废。如果以80%计算,当年就会有约1000万台电脑进入亚洲。2002年2月28日,浙江省台州海关查获一批重达800吨的“洋垃圾”。数日后,这批以废旧钢材报关的“洋垃圾”被退回原籍——日本。然而,据当地知情人士反映,在台州地区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回收“洋垃圾”是当地许多农民发家致富的手段,他们把国家明令禁止进口的废旧电脑、电器拆卸后,分类销往全国各地,其利润可观。剩下的没有价值的垃圾就丢弃到河里或焚烧,使当地的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据调查, 目前广东贵屿、浙江台州等地的电脑垃圾货源主要来自美国、日本及韩国,是地地道道的“电脑洋垃圾”。 美国最大废品回收公司之一Belmont的副主席Doug Steen指证:“我们的许多竞争对手通常都是把电脑垃圾产品直接出口给中国,无论是整体产品还是分解后的。”Steen 更进一步指出:“我们的国家出口垃圾作法实在是不道德的,通过污染世界环境赚取罪恶的私利”。根据美国电子产业协会(Electronic Industries Association)指出,几乎所有的电子产品其铅含量都非常高。而根据硅谷防止有毒物质联盟(the Silicon Valley Toxics Coalition,SVTC)统计,到2004年底前报废的3.15亿部电脑当中,铅的重量便高达12亿磅,镉达到200万磅,汞40万磅,六价铬有120万磅。这些有毒物质会不会跑到环境里去呢?答案很让人担心。由圣荷西的史丹福资源公司(Stanford Resources Inc.)进行的大规模研究发现,美国在1998年淘汰了2060万部个人电脑,只有230万部经过回收处理,也就是高达89%的个人电脑行方不明。惠普科技的产品回收解决方案经理森丹妮斯(Renee St. Denis)说,七年前,她开始接手这项职务,处理惠普科技内部报废电脑。她说,在拆解少数可用的零件後,大部分的机器是以每磅几美分的价钱卖掉。她开始追踪这批东西到底去了哪儿。森丹妮斯说:“我们一路追踪,最後却对所发现的真相感到难过。”她说,大部分的报废电脑都去了第三世界,当地对於环保几乎没有任何要求。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也有这样的看法,他们认定:大部分都装上货柜去了中国大陆。

  绿色和平组织指出,美国政府把中国、印度、巴基斯坦等亚洲国家变成“电脑垃圾倾销基地”,是一种只顾自身利益、“嫁祸”其它国家的罪恶行为。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政府不愿为处理电脑垃圾付出高昂的成本,对于美国不法商人向我国出口电脑垃圾,美国政府采取积极支持的态度。2002年2月25日,硅谷防止有毒物质联盟(the Silicon Valley Toxics Coalition,SVTC)和巴塞尔行动网络联合公布了对于亚洲电脑垃圾进口情况的调查报告。这份长达50多页的报告中提到,每年美国大约有50%到80%的电脑垃圾被出口到了亚洲,主要是出口到了中国。向外国出口这些危险的垃圾被冠以了一个看上去很美的名字:回收。然而这种回收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完全不符合环保的标准。可以说,那其实不是回收,而是不负责任的倾倒危险垃圾的行为。美国的电脑垃圾回收商声称:我们不知道这些垃圾被出售到了什么地方,美国联邦政府也不加过问这种垃圾输出行为。报告批评联邦政府容忍、甚至是纵容这种“肮脏贸易” 。报告中提到,2002年美国将有约1275万台电脑报废。按照比例,将会有1000万台进入亚洲。报告批评政府的这种纵容一方面导致了越来越多的环境遭到破坏,另一方面,由于电脑产品制造商受到的压力较小,他们也不会有改进产品的环保特性。报告呼吁美国立即禁止向发展中国家出口电脑废物,制定相关的法律,在源头上根本解决电脑垃圾问题。

  电脑垃圾大量流入我国,早已引起国家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政府三令五申禁止从国外进口电脑垃圾,但不法分子仍然没有收敛,反而愈演愈烈。目前,电脑洋垃圾似乎已形成畅通无阻之势,日本以及我国台湾省的电脑垃圾也裹挟其中,在东南沿海一带掀起一股触目惊心的电脑洋垃圾“暗潮”。国家环保总局的官员指出,中国政府从未给进口电脑垃圾下过批文。由于利益的驱动,国内一批批奸商铤而走险,钻国家允许废钢材、废纸等极少种废旧物资进口的空子,大量进口电脑洋垃圾。 电脑洋垃圾流入境内属于“夹带走私”。电脑垃圾村的情景让人想起前几年多次曝光的洋垃圾事件。这些垃圾所带来的危害更甚于单一的环境污染。中国不应该成为发达国家倾倒电脑垃圾的场所。

  图片说明:又一处电子垃圾场,民工们在充满毒物的垃圾场劳作。

  图片说明:在电子垃圾里淘金

  电脑废弃所造成的垃圾的增长速度超乎人们想象,这一增长在发达国家更是惊人,世界废弃电脑很快就将达到6.8亿台。环保的液晶显示器的出现,更加剧传统球面显示器电脑的淘汰量。电脑的平均寿命正在缩短,1997年,电脑主机平均寿命为4至6年,电脑显示器为6至7年,然而到2005年,这两大部分的使用寿命将减至不足两年。在1999年由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afety Council)内部的环境健康中心(Environmental Health Center)进行的调查估计,美国在1997年至2007年之间会淘汰掉5亿部电脑。据来自美国硅谷的一份报告分析,去年美国约有2000万台电脑被废弃,今后10年内还将有15亿台电脑被淘汰,全球的废弃量则更加庞大,电脑回收仍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而且,电脑垃圾的世界难题才刚刚开始。美国环境保护团体发布的报告指出,个人电脑更新的周期约为两年。2004年,超过3.15亿台电脑成为废物;到2005年,每一台新电脑投放市场,就有一台电脑沦为垃圾,今后十年内将有15亿台电脑被淘汰。欧盟发表的有关电脑及电器废物的报告指出,每5年:这类电子垃圾便增加16%-28%,比总废物量的增长速度还要快3倍。有关资料显示,中国每年电脑新增销量上千万台,未来5至10年的年增量更被业内人士估计为25%左右,当前旧电脑的淘汰量估计为每年500万台以上,作为网络时代的高科技垃圾,已经成为地球的负担,如何处理这些新兴的电脑垃圾,已成了摆在人类面前的一个新课题。 环境专家疾呼:废旧电脑所造成的电脑垃圾已经拉响环保警报!

  针对日益增多的电脑垃圾,各国纷纷出台有关政策,处理回收。 德国于1991年7月颁布了“电脑废弃物法规”,1992年起草了关于防止电脑电器产品废弃物产生和再利用法草案,目前已进入立法程序的最后阶段。欧洲早在1993年就提出了“制造商责任制”,由制造商负责废旧电脑回收解体处理。欧盟于1997年7月颁布了涵盖所有电脑电器废弃物的新法令(第一草案),1998年7月颁布了“废旧电脑电器回收法”,1999年7月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提出关于修改废旧电脑电器的法律草案。欧盟目前已规定,到2008年时个人电脑制造商必须担负起回收产品的责任,瑞典起草了关于电脑电器产品废弃物法令,2001年1月1日起生效。瑞典政府经济循环委员会认为,决定电脑产品中有害物质含量的是制造商,首要的污染者不是消费者,而是制造商,进口商和销售商也是污染责任者。  面对环保组织的指责,美国环境保护署固体废物处理办公室主任伊莉莎白·科茨沃思说,美国“非常关注”正在增长的电子垃圾流失到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她说,目前美国正和其他国家讨论制定电子垃圾回收标准的问题。但专家说,由于短期内回收、处理电子垃圾的成本高昂,无利可图,这些有毒废弃物仍将被明里暗里地运往发展中国家,继续给那里的环境和居民健康造成威胁。

  专家认为,必须立即着手开展电脑废物回收利用、资源化的研究,变废为宝。将电脑回收再造,虽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并不表明就此可以一劳永逸。回收过程中如何处理污染的问题一样重要。假如处理回收旧电脑的方法不善,产生的问题可能更为严重。 潮阳贵屿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目前,国外部分电脑制造商已经开始做一些回收工作。有2000多家电脑及电脑生产商已于2001年10月开始进行为期1年的回收试验计划,测试各电脑产品在回收方面的成本与效益,以期推出长远的回收计划。 除了这个庞大的联合计划之外,个别厂商也已开始了电脑回收计划,如惠普已开始了电脑回收及再造的服务,富士通与西门子在欧洲设立了个人电脑回收站,IBM宣布制造中央处理器的塑料可以完全回收。

  图片说明:在危机四伏的电子垃圾里淘金。

  图片说明:这样的手工作坊在广东省潮阳市贵屿镇随处可见。 2月25日,世界各大通讯社均转发了这张照片。

返回